行業資訊


借力南向通道 西部哪些地區有望成為物流樞紐

來源:          更新時間:2018年05月08日

導讀


物流效率一直是制約西部地區融入國際供應鏈的一大障礙,南向通道的建設有助於推動這一問題的解決。


2018年,“南向通道”成為熱點話題。


3月全國兩會期間,23名全國政協委員聯名提案,建議將“南向通道”上升為國家戰略;4月,重慶和廣西分別召開“南向通道”相關會議,宣佈將和甘肅、雲南、四川、陝西等省共同推進這一通道的建設進程。


南向通道究竟可以對西部地區帶來哪些改變?南向通道建設過程中需要解決哪些問題?


21世紀經濟研究院對“南向通道”相關的數據進行統計分析後,得出如下結論:


第一,南向通道是一條陸海貿易新通道,對推動西部新一輪的開放開發具有重要意義;第二,目前西部地區外貿總額佔比不足廣東省的三分之一,這表明西部地區的外向型經濟較弱,要利用好南向通道,如何提高對外貿易量是關鍵;第三,物流效率一直是制約西部地區融入國際供應鏈一大障礙,南向通道的建設有助於推動這一問題的解決;第四,南向通道的功能並非是要分擔現有的貿易量,如何通過該通道建設,推動新增貿易是西部省份真正要解決的大問題。


南向通道帶來新發展機遇


南向通道是指通過鐵路、公路等方式串聯其西部內陸多省市區,並經雲南或廣西出境,最終抵達東盟國家,進而輻射南亞、中東等區域的多式聯運大通道。


從現有情況看,主要的通道包括兩條。第一是以“渝黔桂新”鐵海聯運班列為運營主體的通道。該通道是在中新重慶項目的合作框架下,以重慶鐵路口岸為始發點,利用鐵路運輸方式,經廣西欽州港,海運至新加坡等東盟各港口。


第二條通道依靠現有的跨境公路實現。如可以從重慶南彭公路保税物流中心出發,通過公路運輸,從廣西出境後抵達越南,此外還可以從雲南磨憨、姐告等口岸出境,進入東盟或東南亞國家。


21世紀經濟研究院分析師認為,改革開放以來,西部地區的外貿方式,主要通過東部沿海港口與國際市場連通,呈現出“國際貿易向東看”的局面。隨着以中歐班列為代表的“西向通道”的打通,西部地區逐漸成為了中國對外貿易的“新窗口”,而隨着內陸各個城市相繼開通了中歐班列,這些地區的鐵路貨運增量、外貿增量呈現出更高速的增長勢頭。而東南亞、南亞國家的“南向通道”一旦打通,將給內陸地區帶來更大的發展機遇。


目前南向通道在提高物流效率方面已有較大進展。2017年5月,渝桂新“南向通道”實現從重慶鐵路口岸至廣西北部灣港雙向貫通,這條通道與過去經上海至新加坡的江海聯運通道相比,運距縮短了2150公里,時間成本節約了20天以上。


對此,廣西已制定了雄心勃勃的計劃:力爭用二至三年時間將南向通道培育成為運營主體有市場競爭力,貨源組織有充分保障,進出貨量基本平衡,多種運輸方式良性互補的國際物流貿易通道。


具體來講到2018年底,力爭實現南向鐵海聯運通道、南向國際公路班車、蘭渝班列常態化運行,開行北部彎港至重慶班列,北部灣港至新加坡和香港班輪三個“天天班”。2020年底,南向通道沿線鐵路、公路、海港口岸物流園區等基礎設施基本完善,初步形成以鐵海聯運為主幹線,公海聯運、跨境公路運輸,跨境鐵路運輸等一主多線的多式聯運體系。最終,推動廣西成為中國面向東盟開放合作的新門户、新樞紐、新高地。


21世紀經濟研究院分析師認為,南向通道的建設,將對廣西的外向型經濟、物流效率等帶來一系列的實質性推動作用。但需要提醒的是,目前廣西與東盟國家的外貿來源較為單一,主要為越南。數據顯示,2001年-2017年,越南連續17年成為廣西最大的貿易伙伴。


2017年廣西對東盟國家進出口總額1893.85億元,比上年增長3.7%。其中,出口1062.46億元,增長6.7%;進口831.39億元,與上年基本持平。


在東盟成員國中,越南是廣西主要的貿易伙伴。2017年,廣西與越南的進出口貿易總額為1626.26億元,佔與東盟貿易額的85.87%。


而東盟成員國中,除越南外,還有馬來西亞、印度尼西亞、泰國、菲律賓、新加坡、文萊、越南、老撾、緬甸和柬埔寨等國家。因此廣西在開通南向通道的情況下,如何做大與東盟其他國家的貿易增量,是廣西能否藉助該條通道,推動地方經濟發展的關鍵。


推動西部外向型經濟發展


儘管最近幾年,西向通道和南向通道共同為西部地區開拓了外向型經濟的新空間,但通過21世紀經濟研究院分析師對部分西部省份2017年外貿進出口數據進行統計,發現這些省份的外向經濟依然較薄弱。


數據顯示,廣西、重慶、四川、貴州、甘肅、陝西和雲南七個省(區市)在2017年進出口總額之和為18127.88億元,同年廣東省進出口總額為68155.9億元,七個省份的外貿總額僅佔到廣東一省份額的26.6%,不足三分之一。


這表明未來南向通道一個重要的作用,是縮小西部內陸地區與東部沿海地區在外貿經濟上的差距。


儘管如此,我們依然需要看到積極的一面——2017年上述七個地區外貿進出口的平均增長率達到了21.24%。其中,四川和重慶的外貿總額超過4000億元,分別為4605.9億和4508.25億元,廣西在2017年的外貿總額為3866.34億,接近4000億元。僅從外貿總額觀察,未來這三個地區或有可能借助西、南“雙通道”的建設,成為西部地區主要的物流樞紐。


但最關鍵的一個問題是,四川、重慶和廣西未來如何藉助新貿易通道,推動地方經濟發展?


21世紀經濟研究院分析師認為,過去包括上述三地在內的西部地區,其外貿的主要發展路徑是以傳統的加工貿易為導向,以土地價格、用人成本等優勢吸引外向型企業落户,其需求主要依靠外需來拉動,但在西部地區的上述優勢逐漸消失的情況下,如何發掘新優勢,發展外向型經濟將是一個新的課題。


通過上述統計數據可以發現,2017年西部七個省區市的出口總額為10196.961億元,進口總額為7930.92億元,貿易順差達到了2266.038億元。除廣西、甘肅和雲南外,重慶、四川、甘肅和陝西皆處於貿易順差,這説明大部分省份尚以傳統的發展路徑為主,物流通道多服務於本地貿易。


那麼如何利用南向通道推動未來外向型經濟的進一步發展?21世紀經濟研究院分析師認為,一個路徑是解決物流效率,以物流樞紐為導向,通過建立物流產業的集羣提高物流的分撥能力,帶動國際商品貿易的聚集。


電話:021-60126118

地址:上海浦東新區東方路818號22層